色彩玩法 ❘ 藝術總動員

 

荷蘭藝術家Jeroen Koolhaas與Dre Urhahn,透過當地居民的協助與參與,在世界上最暴力的地方進行社區彩繪的工作, 
讓巴西與美國費城的貧民窟改頭換面,他們用藝術改變居住環境,也用藝術帶給當地青年希望。
 
 
十年前,為了拍攝關於貧民窟的紀錄片,兩人來到里約熱內盧的Vila Cruzeiro, 
貧民窟裡約有六萬個居民,大多是來自市郊的人,為了工作而定居在此,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個擁擠的城中之城。 
里約熱內盧的人通常會在新聞上看到關於Vila Cruzeiro的報導, 
但這些報導幾乎都有關幫派、毒品、非法槍械,而這些也是我們對貧民窟的基本印象。 

兩人在紀錄片拍攝結束後,Koolhaas與Urhahn坐在Vila Cruzeiro山丘上放眼望去, 
這些由居民徒手建蓋的房子沒有完整的牆壁,到處都是坑坑巴巴, 
他們想:「如果把這些房子的牆都抹平、塗上顏色不知道會怎麼樣?」於是他們挑了三間並列的房子, 
由當地居民選出了一張設計圖,畫面是以天空藍為底,一位穿著白衫的小男孩正放著一隻紅色風箏。

 
Jeroen Koolhaas在演講上興奮地說:「如果你有一個非常荒謬的夢想,一定會有人跟隨你。」 
隨後,他們展開在Vila Cruzeiro的第二個大型社區彩繪,在過程之中, 
他們透過與在地居民互動、產生連結,也發現舉辦「烤肉派對」是打入當地圈子的最好辦法, 
此舉加強了居民的對他們認同與支持,並主動加入社區彩繪的行列。 
 
一系列的社區彩繪活動傳到了美國,也受邀到費城替當地最落後的街區進行改造, 
在費城,他們開始組織、訓練並雇用十幾位當地青年加入彩繪工作,青年對自己被稱為「藝術家」感到驕傲, 
費城官方最後還一一頒發感謝狀,彩繪社區不僅僅美化了生活環境,還提高了就業率、居民對地方的認同感及榮譽感。 


 

台灣老街的「藝術總動員」
在台灣桃園大溪地區,復古的巴洛克風樓面建築曾面臨拆毀的命運,因為過去的繁榮光景不再, 
但是,與巴西貧民窟彩繪社區相同的是,他們都透過「藝術」的方式使得社區活力重現、保存了更多當地的珍貴歷史文化。 
 
民國85年大溪老街被選為「社區總體營造輔導社區」,而在大溪社區因種種原因,許多樓排立面已被拆除, 
有上百戶仍被保存起來。其中以大溪和平路的保存較為完整, 
而在「草店尾工作室」的幫助之下,社區亦成立了「大溪街歷史街訪再造協會」, 
在協會不定期的舉辦兩屆「大溪之寶」票選活動、「社區建築師」等等起了火車頭的作用。 
 
居民在展寶比賽中,可以透過任何一種方式來呈顯「寶」的價值, 
而「寶」可以是建築的歷史,也可以是居住戶的家族歷史,透過攝影、繪畫等方式呈現, 
使得居民對在地的認同慢慢的被激發出來,此一活動也蔓延到了和平老街的周邊區域, 
成功的保存了大溪地區的歷史建築,也創造了更多的在地價值。 






|